我们的行动和影响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以我们持之不懈的行动,证明了我们是团结广大亚裔社区,为亚裔孩子争取平等教育权利的领军组织。以下是我们所做的努力和所取得的成就:

2015年5月15日, 美国亚裔联盟的创立者们联合了64个华裔、印度裔、韩裔和巴基斯坦裔等亚裔社团正式向美国教育部民权办公室和美国司法部民权司正式提交有关哈佛大学违反民权的申诉,要求美国政府对哈佛大学在大学录取过程中对亚裔学生的歧视行为进行全面调查。美国亚裔联盟的创立者们当天在首都华盛顿国家新闻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并且与美国联邦众议员孟昭文、佛吉尼亚 ∙福克斯和达纳·罗波拉巴克会面。达纳·罗波拉巴克众议员还亲自出席新闻发布会并发表支持性演说。

2015年5月15日至6月30日,来自美国、亚洲、欧洲、大洋洲和中东的新闻报道超过60篇。20多篇评论文章发表于各大英文报纸。2015年6月5日,《华尔街日报》刊登了对美国亚裔教育联盟组委会主席赵宇空先生的采访。这是美国排名第一,发行量达两百的报纸多年来对这一主题的最全面和深度的一次采访。

2015年6月22日, 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艾德·罗伊斯为首的5名众议员(Ed Royce、Dana Rohrabacher、 Pete Olson、Glenn Grothman及Dan Donovan)向教育部和司法部发出联署信件,支持我们的申诉。

2015年6月25日,美国亚裔教育联盟收到来自教育部民权办公室的来信,给出了不予受理的答复,原因是美国联邦法庭有一起类似案件正等待开审。美国亚裔教育联盟誓言将继续为亚裔孩子平等教育权利而抗争,并计划在将来提交对其它常春藤大学的申诉。

2015年7月20日,在美国亚裔教育联盟的呼吁下,一位美国亚裔父亲向美国教育部民权办公室提交了对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杜克大学、宾州大学、布朗大学,达茅斯学院、康奈尔大学、芝加哥大学和艾姆赫斯特大学的申诉。九所大学不公平地拒绝了他的女儿,使得他女儿不得不选择国外留学。但是,她同班有超过十六位成绩不如她,在课外活动方面取得的成绩与她相当或不如她的非亚裔同学却被长春藤或其它一流大学录取。这一案例证明了对美国亚裔申请者的歧视是严重且普遍的。

2015年8月4日,美国众议院7位亚裔代表 Judy Chu (赵美心) Robert C. “Bobby” Scott, Michael Honda, Mark Takano, Grace Meng (孟昭文), Ted Lieu (刘云平)及 Mark Takai 向美国司法部发出信件,支持我们对于哈佛的申诉。

2015年9月3日, 一位居住在佛罗里达州的亚裔父亲响应我们的呼吁, 向教育部人权办公室提交了对哈佛大学的申诉。根据该父亲的控诉,其子在各方面的表现都十分卓著。他不仅学习成绩优秀,大量投身于义务劳动,体育十分出色,而且还在经济学和火箭的全国比赛中获得大奖。然而,就因为他是亚裔,他却被哈佛大学给不公正地拒绝了。在他所毕业的某佛罗里达州高中,前四名学生都是亚裔,却没有被任何一所长春藤或其它一流大学录取。排名在后的五名非亚裔学生却被长春藤大学录取, 这一事实迫切地有待解释, 因为他们学业上的资历显然不如前四名的亚裔学生。

2015年9月10日, 亚裔教育联盟(AACE)代表了117个华裔、印度裔、巴基斯坦裔、韩裔、越南和其他亚裔社团和教育机构,联合亚裔法律基金会(AALF)向美国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非当事人法庭陈述 (amicus brief),敦促最高法院全面禁止在大学录取中的种族歧视行为。这份文件的提交是为了支持原告阿比盖尔•费舍尔(Fisher)在“费舍尔对得克萨斯州大学”的诉讼。

2015年9月28日,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于日前向美国教育部民权办公室助理部长凯瑟琳• 拉蒙递交正式信函,对教育部民权办公室于2015年9月9日针对普林斯顿大学歧视亚裔学生调查报告的结论感到令人震惊、失望和没有说服力。该报告使用了很不科学的定性分析,以证明普林斯顿在大学录取过程中没有把种族当作一个决定性因素。然而,这份报告没有反驳普林斯顿和其他藤校总是在学业和课外活动等方面用最高的标准来要求亚裔学生这一歧视的事实。

2015年12月9日, 在费雪尔起诉德州大学再次在最高法院听证之时,亚裔教育联盟在最高法院门口组织了示威活动,支持平等入学权益,反对大学在招生中对亚裔学生的歧视。

2016年1月31日,亚裔联盟教育发表政策声明,拒绝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的最近一份题为《扭转潮流: 通过高校录取来激励关注他人和改善社会》的报告。该报告主张全美大学录取过程做出重大改革,降低对学生学习成绩的要求,不恰当地提高“道德贡献(义工等)”在高校录取中的标准和分量。虽然亚裔联盟教育欢迎该报告中的一些建议,从整体看,我们认为哈佛所拟议的变化将显著降低美国教育的全球竞争力,损害美国的高科技工业和经济繁荣。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因为哈佛这一提议将大幅增加大学录取中的主观性和不透明度,亚裔家庭深感忧虑,恐怕成为这一新政策的最大受害者。

2016年5月23日,代表132个横跨美国各地的华裔、印裔、韩裔、巴基斯坦裔、日裔等亚裔组织,美国亚裔教育联盟正式向美国司法部民权司和美国教育部民权办公室递交了行政申诉,正式要求美国政府对耶鲁大学、布朗大学和达特茅斯学院在大学录取过程中对亚裔学生的歧视行为进行全面调查。当天下午,亚裔教育联盟代表团在首都华盛顿国家新闻俱乐部举办了一个成功的新闻发布会。美国联邦众议员、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罗伊斯先生(Ed Royce)亲自到场,发表了强有力的支持性讲演。

2016年5月23日至6月10日,亚裔教育联盟对耶鲁大学、布朗大学和达特茅斯学院的申诉在美国和亚洲已经获得了50多家媒体的广泛的新闻报道,包括《国家广播公司(NBC)》、《国家广播电台(NPR)》、《财富(Fortune)》、《华尔街日报》、《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世界日报》、《美国中文电视》等媒体。前达特茅斯学院招生官员,Michele Herandez博士还发表了文章,揭露了常春藤盟校对亚裔学生的严重歧视。

2016年6月23日,美国亚裔教育联盟发表声明,把最高法院对“费舍尔对得克萨斯州大学”一案的第二次判决日称为美国亚裔孩子黑暗的一天。因为在可预见的将来,所有遭受以种族为因素进行大学录取政策歧视的亚裔孩子以及遭受同等歧视的其他美国孩子将继续遭受二等公民的待遇。美国亚裔教育联盟主席赵宇空先生表示,“美国亚裔社区对今天最高法院的判决感到极度失望,因为它未能反映美国宪法对公民平等保护和种族中立的精神。但是,我想同时指出,今天最高法院的判决并没有给常春藤盟校和其他高校使用种族配额、种族偏见、专门针对亚裔考生的高标准等歧视亚裔考生的违法行为打开绿灯。这些歧视行为在今天的判决之后依然是违法的,正如AACE对哈佛、耶鲁等大学的申诉书中明确指出那样。我们AACE将针对这些歧视继续进行抗争,直到我们的孩子不再被别人以肤色和种族判断,如马丁·路德·金博士曾经梦想那样。”

亚裔教育联盟一直在为亚裔孩子的平等权益抗争。我们所奉献的努力正在唤醒美国社会,让众多亚裔和非亚裔社区对亚裔孩子在很多大学录取过程中所遭受的非法种族歧视有了更广泛地了解。我们号召亚裔社区加入我们的抗争,呼吁美国社会重新恢复大学录取中给予每个孩子平等权益的正义之声正在向美国社会传播!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