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多个美国亚裔和其它组织提交了“法庭之友陈述”,一致敦促美国最高法院禁止大学录取中对亚裔的歧视

By | 5月 9, 2022

新闻发布

2022年5月9日

新泽西州李文斯顿讯:2022年5月9日,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代表368个组织(包括305个非营利组织和教育实体)与美国亚裔法律基金会(AALF)共同向美国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法庭之友陈述,敦促最高法院禁止大学录取中对亚裔的歧视行为。这展现了我们对学生公平入学组织(SFFA)对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和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提起诉讼的一贯强有力的支持。

在美国亚裔饱受暴力伤害,以及在美国各地高中和大学招生中的遭受歧视之际,美国亚裔社区组成了一个前所未有联合阵线,反对哈佛大学、北卡罗来纳大学和全国许多其他选择性大学在大学招生中对亚裔的系统性种族歧视。我们的联盟包括360多个华裔、韩裔、印度裔和其他亚裔美国人组织。今天上交这个陈述代表了美国亚裔社区在当代历史上为争取我们孩子的平等教育权利而采取的最大的联合行动。

在陈述中我们认为,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种族意识招生项目虽然是以多样性的名义实施的,但其结果是对不受青睐种族个人的歧视。而且,这种歧视是十分严重的。在北卡罗来纳大学,一名州内的亚裔男性申请学生,如果根据成绩和其它衡量标准,其录取概率为25%,如果是同样条件的西班牙裔,录取概率就大幅升为63%,如果是同样条件的黑人,录取概率就高达88%。哈佛大学则是通过采取带侮辱性的种族歧见来维持其种族平衡。他们利用申请人总体入学考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即十分主观的“个人”评分来建立种族等级,黑人居首位,其次是拉美裔,再次是白人,亚裔美国人处于最底层。

美国大多数名牌大学在大学录取中采取的严重的歧视(事实上的种族配额、更高的录取标准和种族刻板印象)导致亚裔学生承受过重的学习负担、很多出现抑郁和其他心理问题。此外,为了证明以种族为因素的招生政策是合理的,自由派政客和媒体公开将亚裔美国人贴上在美国大学”过度代表”的标签。一些人甚至指责亚裔美国人受益于“白人至上”。对“亚洲人”的刻板印象乃至污蔑亚裔在某种程度上缺乏普通人的品质,再加上对他们“过度代表”的指责,无疑助长了目前对亚裔美国人的敌意和仇视。

以种族为因素的录取政策不仅给亚裔社区造成严重伤害,而且未能帮助黑人和西班牙裔。这充其量只是一个“创可贴”,用于掩盖而不是解决许多大学校园缺乏多样性背后的真正根源——太多少数族裔社区的中小学教育质量的落后。以种族优先的大学录取实际上让少数族裔中富裕家庭和新移民家庭中的孩子受益更多。而那些在美国弱势群体中长大的学生受益很少。根据《纽约时报》2017年8月24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由于这些失败的政策,“即使采取了平权行动,黑人和拉美裔在顶尖大学的代表性也比35年前要低.”

因此,以种族为因素的录取政策失去了美国社会的支持。根据皮尤研究中心2019年的调查,大多数美国人(73%)表示,大学在做出招生决定时不应考虑种族或民族,包括78%的白人、65%的西班牙裔、62%的黑人和59%的亚裔。

因此,我们得出结论:“哈佛大学和UNC对亚裔的公然歧视应该停止。…
是时候重新审视美国最高法院2003年对格鲁特诉布林格一案的判决了,该案允许大学在多元化代表性不足的少数族裔的“临界数量”的幌子下考虑种族因素。正如哈佛及北卡大学案所显示的那样,格鲁特判例及其后的实施未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反而导致了各个大学对最高法院所要求的对于使用种族因素进行严格检查这一要求的敷衍。这成为了对宪法第十四修正案所保障的平等保护的嘲弄。除非及时终止,目前这一有害无益的种族歧视政策不但不会止步于大学入学,而是将成为一个趋势,渗透到美国社会的各个方面,对美国的未来造成严重后果。
大约70年前,在《布朗诉教育委员会》一案中,美国最高法院承认,当学校因种族而对学生采取不同对待时,对个人权益会产生伤害,并认定无论使用什么借口,这种歧视都是非法的。同样的道理今天也应该适用于这里。
本法院应做出有利于起诉方的判决。”

AACE主席,赵宇空先生说:“自1882年《排华法案》以来,亚裔美国人一直受到基于种族政策的伤害。不幸的是,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仍然是政客们未能在太多黑人和拉美裔社区提高中小学教育水平失败政策的替罪羊。以种族为因素的录取政策不仅对许多亚裔孩子造成严重伤害(包括难以承受的过重学习负担、很多患上抑郁症和其他心理疾病),而且也未能改善黑人和西班牙裔的中小学教育,因为它没有解决其问题根源。现在是美国最高法院站出来保护我们宪法所赋予的平等权益的时候了。如果你这样做,你将站在历史的正确一边。73%的美国人赞成大学录取不应该考虑种族因素。”

我们提交的法庭之友陈述的链接:https://secureservercdn.net/50.62.89.49/881.fd3.myftpupload.com/wp-content/uploads/2022/05/AACE_AALF_Supreme_Court_Amici_Brief_202205.pdf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及
美国亚裔法律基金会

媒体联络
欧阳了寒:电话: (201) 817-9981,
电子邮箱: jack.ouyang@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简介www.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是一个非政治、非营利、全国性草根组织,是争取亚裔美国孩子平等教育权利的公认领导者。2015年5月15日,AACE的创始人联合了64个亚裔组织,并联合向美国教育部和司法部提交了一份民权申诉,要求他们对哈佛大学针对亚裔申请学生的歧视性招生做法进行调查。作为过去几十年来亚裔社区采取的最大规模的联合行动,我们把美国名校对亚裔孩子的歧视在美国和世界媒体进行了曝光。多年来,我们为亚裔社区推进了平等教育权利的事业。2018年7月,联邦政府采纳了我们的政策建议,废除了奥巴马时代提倡种族平衡、默许大学招生中种族歧视的指导方针。2020年,美国司法部根据我们的申诉,对耶鲁大学举行了法律起诉。我们还积极支持了亚裔社团在马里兰州、华盛顿州、纽约州、加州及麻州维护平等教育权益的抗争。

亚裔美国人法律基金会简介https://www.asianamericanlegal.com

美国亚裔法律基金会(AALF)是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非营利组织,成立于1994年,旨在保护和促进亚裔美国人的公民权利。AALF的工作重点是为亚裔美国人因所谓的善意目的政策而受到歧视举行抗争。这类歧视还常常遭到美国知名人士和机构的否认。AALF的成员在结束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公立学校系统对华裔学生的歧视的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自1994年以来,AALF确保亚裔美国人社区的声音在美国最高法院和加利福尼亚州最高法院审理的每一个重大民权案件中都得到了代表。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