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利亚大法官的去世敲响亚裔平等教育权益的警钟

By | 三月 9, 2016

buy generic viagra without a doctor prescription usa 亚裔教育联盟主席赵宇空

buy cialis cheap 2月13日,我在国际旅行的途中,突然从CNN看到了一则噩耗: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n Gregory Scalia)在得克萨斯州西部某度假牧场突然逝世,享寿79岁。这给我因国际旅行而疲劳的身心加上了一层深重的忧虑。因为他的去世,给我们为亚裔孩子争取平等教育权益的前景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这可能会使很多亚裔孩子希望以勤奋努力来追求美国梦的路途变得更加艰辛坎坷!

cheap tadalafil 对大多数亚裔同胞来说,斯卡利亚大法官可能是一个相对陌生的名字。即使看到报道,也常常是主流媒体那些对他不客观的负面报道。例如,在去年12月9日在费舍尔案审理时他质疑是否应该把学业尚未准备好的非裔学生通过平权法照顾到德州大学,就被很多媒体扭曲为对非裔学生的歧视。

其实,斯卡利亚大法官是司法原意主义的奠基人和坚守者,是保护着美国灵魂,捍卫着民主法治精神的中流砥柱。他主张以宪法制定者的原意来指导最高法院的判决。他明确指出:“我从未声称司法原意主义是一个完美的法学理论,但是比起其他的法学理论,实在是强太多。” 这是什么意思呢?问题的核心就在于:宪法是人民和政府,也是和自己的契约。要想改变该契约,就必须通过修宪这一民主过程。如果放弃宪法的原意而允许法官无拘无束地解读宪法,那不但是危险的,而且实际上是反民主的。多少年来,正是他掌旗的最高法院保守派,以微弱优势最终保持着美国这艘大船的内部稳定,让那些短视自肥的政客和巧舌如簧的律师无法借民粹之力,腐蚀美国的建国之本。

在大学录取这一重要问题上,是否容许大学在中使用种族因素成为了是否制约亚裔孩子前途的关键所在。例如,在大学录取中取缔了种族因素的加州,亚裔学生录取率比容许大学在中使用种族因素的长春藤盟校高了一倍左右。所以当加州参议员赫南得斯在2014年提出SCA5法案,试图在加州大学录取中恢复种族因素之后,加州的亚裔纷纷动员起来,组成了无数个草根组织,一举击败了SCA5法案。从全国来说,只有加州、佛罗里达州、密执安、华盛顿、内布拉斯加、亚利桑那、新罕布什尔、和俄克拉何马八个州禁止了在大学录取中使用种族因素。美国其余42个州的大学,尤其是在名校聚集的新英格兰,还存在着对亚裔孩子十分严重和普遍的歧视。由于亚裔在美国人口最少,投票率低,我们几乎不可能在这42个州或全国性地通过议会立法或总统选举来取缔大学录取以种族为因素的平权法。 在斯卡利亚大法官还健在的时候,改变这一状况的最大希望就在最高法院,因为他们的判决根据的是美国宪法,而不是选票。

本着司法原意主义的精神,斯卡利亚大法官一直在有关大学录取的若干判决中遵从“机会均等、”“人人平等”这些美国立国的精神,坚定地站到了支持平等教育权益的立场上。在2003年肯定了大学录取以种族为因素的平权法的Grutter v. Bollinger一案的判决中,斯卡利亚大法官、 Rehnquist大法官与肯尼迪大法官加入汤姆斯大法官,作为少数派反对在大学录取中以多样化的名义使用以种族因素的平权法。在2013年的费舍尔对德州大学案第一次审理中,斯卡利亚大法官作为多数派的一员,对在大学录取中使用考虑种族因素的平权法作出了进一步的限制。而且,他还写到,如果起诉方要求,他会支持在大学录取中推翻Grutter v. Bollinger判决,彻底取缔考虑种族因素的平权法。在2014年的Schuertte v. BAMN 斯卡利亚大法官与大多数大法官一道,支持了密执安州取缔大学录取考虑种族因素的平权法。可以说,斯卡利亚大法官及其他3位保守派大法官,是亚裔孩子在42个州获得平等平等教育权益决定支持者。如果有肯尼迪大法官加入,大学录取以种族为因素的平权法就可能被取缔,亚裔孩子就有希望获得平等教育权益。

然而,斯卡利亚大法官的突然逝世,对这本来就十分微弱的最高法院保守派多数有如釜底抽薪,对亚裔孩子的平等教育权益的争取则可能是灾难性的打击。这是因为在斯卡利亚逝世的几个小时之内,奥巴马总统宣布他会很快地提名大法官填补空缺,其人选肯定会是自由派大法官。如果通过,最高法院自由派就有5票的优势。目前,参议院共和党多数摆出一副决不妥协的架势,坚决不受理其提名。即使参议院共和党能够挡住这一关,今年11 月的美国大选又是另一个巨大的变数。如果民主党获胜,其总统就有机会提名2-4名最高法院大法官。自由派在最高法院就会在下面的二、三十年占绝对多数。共和党如果失守奥巴马总统提名,或总统大选的任何一关,亚裔孩子在以后二、三十年内就很难有希望获得完全平等的教育权益。

令人庆幸的是,在这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关头,亚裔孩子还存有一丝的希望:这就是去年12月9日最高法院听审的费舍尔对德州大学案的第二次审理。费舍尔一案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卡根大法官因在进入最高法院之前参与过此案而必须回避,如果肯尼迪和保守派四票形成多数的话,那斯卡利亚的逝世只是把表决结果从5:3变成了4:3。从理论上讲,费舍尔一案仍有希望取缔或进一步限制种族为因素的平权法。此案将在今年春天进行判决。可以说,这下面一两个月是亚裔争取孩子平等权益的最重要机会。如果我们坐以待毙,下一个彻底取缔大学录取以种族为因素的平权法的机会很可能就是20年之后。我们下一、两代的孩子将在大学录取上继续遭到二等公民的待遇。

斯卡利亚大法官已经仙逝,给我们留下了十分严峻的危机和挑战。作为亚裔父母和社区领袖们,我们不能没有危机意识,在沉默中消亡,让孩子们的美国梦悄悄地离他们远去。亚裔教育联盟将会马上推出行动方案,与你们一道,为我们的孩子的前途作出重要的一博!

谨以此纪念斯卡利亚大法官,并向亚裔社区敲响争取孩子平等教育权益的警钟!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