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行政主管撰文有力抨击伯勒斯法官哈佛一案的判决

By | 十月 31, 2019

新闻发布

新泽西州李文斯顿2019年10月31日讯:美国知名报刊Daily Caller在2019年10月25日刊登了一篇由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行政主管吴文渊博士撰写的精彩评论文章,全面分析了联邦地区法院法官阿利森·D·伯勒斯对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FFA)起诉哈佛案的判决。这一篇文章详细地剖析了伯勒斯长达130页的判决,从政治企图、逻辑矛盾和道德偏见的合理角度批判了她的裁决。(点击这里阅读该评论文章的中文版本)

吴文渊的文章披露了哈佛案法庭判决的种种虚假信息,挑战当今美国社会所谓“文化精英”以正人君子自居的伪善姿态,并激励大众对平等教育权益展开良性的对话。首先,该文表明:伯勒斯判决彰显了法官的选择偏见和个人局限。伯勒斯法官对被告和原告双方证据的处理过度偏颇:她完全接纳被告哈佛的所有论点论据,但却刻意刁难和挑刺原告的陈述和研究事实。她的裁决大篇幅地比对亚裔和白人申请人,实则混淆视听,制造一个误导读者的烟雾弹。另外,该裁决还有失公允地抹黑原告的统计模型存在大量偏误,却毫无批判性地全盘接受哈佛的模型。

其次,吴文渊的评论文章指出伯勒斯判决在政治正确和精英伪正义的框架内认可了哈佛的反亚裔录取歧视。为了给哈佛的种族化录取背书,伯勒斯在广义上反复重申高等教育学生构成多元性的种种好处,然后很突兀地将哈佛的狭义种族分类归述到多元化这个“必要国家利益”。伯勒斯更是荒唐地举证说明:“基于种族因素的录取政策定当在一定程度上惩罚某些没有受益的群体”。她甚至不得体地在已认证了原告法律地位的前提下,不断地讥讽SFFA没有在庭上呈现受害的学生。为了给哈佛歧视亚裔开脱,伯勒斯将该校运用过低的个人评分和过高的录取标准来歧视亚裔申请人说成是不重要的、没有统计显著性的行为。

在文章结尾,吴文渊把哈佛一案的判决置于近年来亚裔追求平等教育权益这一大视角下,她写道:“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亚裔社区对抗哈佛此类强大的精英团体、以寡击众的拉锯战日益彰显令人鼓舞的趋势:从长远角度来看,越来越多的亚裔草根组织联合起来要求哈佛等高等院校为他们的歧视行为负责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此次的伯勒斯判决确实是一个令人失望的、为种族化平权行为背书的结果,但它绝不是一个具有决定性的关键分水岭。政治局势不断变化,社会文化也是流动多变的,而我们在相关问题上的对话更是在不停地演变:哈佛去年7月颁步了纠正针对亚裔申请人隐形偏见的录取指南,更是在近两年增加了亚裔的录取名额。我们捍卫平等教育权益的抗争呈现着一个不停上升的轨迹!”

点击这里阅读该评论文章的中文版本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

媒体联络人:

欧阳了寒: 电话: (201) 817-9981,电子邮箱jack.ouyang@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

黄晓夫:电话:(646) 853-0928, 电子邮箱raymond_h_wong@yahoo.com.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简介 http://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zh/home-zh/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是一个非党派和非牟利的全国性组织,致力于美国亚裔平等教育权利和其他教育相关的活动。AACE及其支持组织的领导人都是来自亚裔社区的草根志愿者、企业领导、而且更重要的是,学生家长。 20155月,AACE的创始人联合了64个包括华裔、印度裔、韩裔、巴基斯坦裔和其他亚裔在内的美国亚裔团体向美国教育部和司法部递交申诉,要求他们调查哈佛大学针对美国亚裔申请学生的录取歧视。这是有史以来亚裔组织在追求平等教育权利方面所采取的最大规模的联合行动之一,目前已经获得美国司法部的正式调查。多年来,我们为捍卫亚裔社区教育平等权利作出了许多贡献。在20187月,美国政府还采纳了AACE有关大学录取政策的建议,恢复了布什政府时期禁止大学录取使用种族配额和种族岐见的合理政策。AACE在大力支持亚裔家长和组织抗争美国中小学教育中的种族歧视。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