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为孩子的平等教育权益继续抗争!

By | 六月 12, 2016

─在对耶鲁大学、布朗大学和达特茅斯学院递交行政申诉新闻发布会上的讲演翻译稿

亚裔教育联盟主席赵宇空

今天是美国亚裔争取平等教育权利的又一个重要里程碑。今天早上,超过130个横跨美国各地的华裔、印裔、韩裔、巴基斯坦裔、日裔等亚裔组织联合起来,共同向美国司法部民权司和美国教育部民权办公室递交了行政申诉。在这份申诉中,我们要求美国政府对耶鲁大学、布朗大学和达特茅斯学院在录取过程中侵犯民权的行为进行调查,并要求这三所大学和其他常春藤联盟大学停止以下在录取过程中对亚裔的歧视行为:

首先,使用基于种族,针对亚裔的高录取标准。

在2009年,普林斯顿大学教授Thomas Espenshade和他的助手Alexandria Radford研究显示,亚裔考生在调整课外活动和其他因素后,SAT考分平均需要比白人高140分,比拉美裔高270分,比非裔高450分才能进入美国一流大学。在2015年6月9日的洛杉基时报专栏“大学录取的‘全面考量’的真相”一文中,前宾夕法尼亚大学录取委员会副主席Sara Harberson写到:“例如,(藤校)对亚裔的期望值是最高的考试分数和班级的最高排名,达不到这一标准就会很容易被拒绝。而即使达到这一极高的门槛,如果他们不能从同族其他非常优秀的学生中脱颖而出(这里暗示亚裔孩子与亚裔孩子竞争,而不是与其他族裔的孩子竞争),他们也很容易被放入等待名单或直接被拒绝。而成绩最优秀的亚裔学生常常会被视为没有独特之处,所以录取官员很少会为他们辩护。”这是另一个常春藤联盟录取官员如何对亚裔学生采用基于种族的高标准,施加不合理负担的例子,令人十分震惊。

其次,使用各种种族偏见。

在他荣获普里策新闻奖的名著《录取的价格》一书中,Daniel Golden给出了很多常春藤联盟在录取过程中使用各种种族偏见来歧视亚裔学生的例子,比如 “太安静”,“专注于数学和科学方面”。这些都不应该是可以用来拒绝杰出亚裔学生的合理理由。爱因斯坦就十分安静和致力于科学,也拉小提琴。更为重要的是,大多数亚裔申请者并没有落入这种种族偏见。几年前,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Richard Sander教授研究了该校三年间10万个申请者,其中包括很多亚裔,他发现学生学习成绩之外的个人成就与种族没有联系。事实上,亚裔是美国科技创新和创业的领袖。在2006年至2012年之间,超过42%的由移民创立的科技新公司是由亚裔或与亚裔共同创立的,而我们仅占美国人口6%。

最后,也是对亚裔孩子最为严重的的歧视,即事实上的种族配额。

根据Ron Unz先生2012年的研究,在过去的20年里,尽管亚裔大学入学年龄人口增加了一倍,常春藤联盟亚裔本科入学率基本持平。这清楚地证明了腾校存在着事实上的种族配额,而美国最高法院从1978年就禁止此类行为。具体地说,从1995年到2014年,亚裔在耶鲁大学和布朗大学新生入学率中一直分别保持在16%和13%左右。达特茅斯学院的亚裔新生入学率从90年代极低的9%逐渐升到了2004年的13%,从此十年来却一直保持这一比例。除了事实上的种族配额,没有其他可信的说法能够解释常春藤联盟长达20年对亚裔如此奇特的录取数据。
面对这些违法和严重的歧视,亚裔社区进行了抗争。2006年,勇敢的青年学生李简站了出来,向教育部民权办公室对普林斯顿大学提出侵犯民权申诉。在随后几年里,几位印度裔和华裔学生也追随其勇敢的行动,对藤校提出申诉。2014年,学生争取公平录取组织发起了对哈佛大学的法律起诉。去年,我们联合了超过60多个亚裔组织针对哈佛大学歧视亚裔孩子递交了民权申诉。

但是,在过去的十年里,美国教育部和司法部在消除对亚裔孩子的歧视,保护亚裔学生的宪法所赋予权利方面基本没有任何作为。

令我们失望的是,2015年6月教育部民权办公室引用了一个程序原因驳回了我们对哈佛大学的联合起诉。在2015年9月,教育部民权办公室发表了一份它对普林斯顿大学录取程序的调查,声称它没有发现该大学对亚裔申请者有歧视。任何一个专家读了这份报告都会发现这个报告在调查方法上存在着严重缺陷,其结论是不公正的。请允许我给您举出三个理由:

  1. 李简提出的申诉是在2006年提交的。相应的,教育部民权办公室应该分析普林斯顿大学在这以前的数据来证明其是否采用了种族配额。但是教育部民权办公室毫无道理地使用了普林斯顿大学2012-2014年之间亚裔录取率提高的数据,然后做出没有种族配额结论。
  2. 这份报告没有回答普林斯顿在录取过程中对亚裔学生在学业和非学业方面采取了比其他族裔申请者高得多的标准这一歧视行为。许多研究者早就收集和发表了很充分的证据,指出了这一歧视行为的存在。
  3. 教育部民权办公室完全忽略了王孜立于2013年对普林斯顿大学提出的申诉,在没有对所有的申诉完成调查之前就过早对普林斯顿大学问题重重的录取过程开了绿灯。

今天我想提醒每一个人,在2014年5月,奥巴马总统向亚裔承诺:“让我们确保法律尊重每一个人,民权适用于每一个人,每一个勤奋工作尊守规则的人都能有机会得到发展。”亚裔素以工作勤奋遵守规则著称。我们应当拥有得到发展的机会。但是,从过去的记录来看,美国政府未能实践总统的诺言,它令两千万亚裔非常失望。

一年前我们打破历史联合了64个亚裔组织进行了对哈佛的申诉。当时我宣布:“在基本沉默了20多年之后,亚裔社区怒吼了。”今天,我们要告诉常青藤联盟和其他大学:亚裔社区将会继续抗争下去,直到你们完全停止对我们孩子们的非法歧视。仅仅过了一年,我们变得更加强大。我们的组织增长了一倍多,超过130个亚裔组织加入了我们对耶鲁、布朗和达特茅斯大学的申诉。更多的亚裔孩子和父母对这些歧视充满了怒火。我们的孩子们已经受够了这种歧视。现在是美国政府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我们强烈要求司法部长Loretta Lynch和教育部长John King 帮助亚裔阻止这种对亚裔的歧视行为。不要让我们的孩子被视为二等公民。

美国政府对以往亚裔学生和组织申诉的处理已经令亚裔社区非常失望。为了重建亚裔对政府的信任,亚裔教育联盟强烈建议教育部和司法部建立一个监督委员会,由包括亚裔教育联盟代表参加,以代表亚裔社区利益。这样才确保其在调查耶鲁大学、布朗大学和达特茅斯大学歧视亚裔的申诉中做到客观与公正。

李简今天的到场提醒我们,从他初次提出对常春藤的申诉已经是十年了。但是大多数常春藤学校仍然没有改变他们对亚裔歧视的行为。美国政府也没有对亚裔孩子给予任何帮助。藤校对我们孩子的歧视正变得日益严重。Kothari博士随后会告诉你一个在南佛罗里达令人伤感的故事。在有700个孩子毕业的西部高中,四个排名最高,有着优异的课外活动成就的亚裔孩子全部被常春藤联盟学校拒绝,而五个排名较差的其他种族的学生却被接收了。这并不是唯一的例子。在新英格兰、在西海岸、在美国的许多地方我们都看到类似的现象。亚裔孩子等不起另一个十年。美国最高法院应该采取行动了。在此谨代表100多个亚裔组织,我们强烈敦促美国最高法院在即将宣布的费舍尔对德州大学的判决中彻底禁止大学录取过程中的种族歧视。

最后我们想清楚地表明,亚裔关心贫困社区的教育。提高美国大学多样性最根本的方法应该是提高贫困社区的中小学教育水平,而不是在大学录取中使用种族配额。在大学录取中我们应该根据综合成绩来平等地对待所有的申请者,并共同帮助穷孩子,而不是基于种族背景来进行大学录取。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把美国建设成为一个种族和谐的社会,并改善美国教育。

谢谢大家!

于2016年5月23日发表于华盛顿国家新闻俱乐部,实际讲演有微小差异。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