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CE对奥巴马大学录取政策、大学取消SAT考试等问题的澄清

By | 七月 25, 2018

最近,个别受政党利益驱使、对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为亚裔孩子抗争耿耿于怀的人,试图利用AACE引用不同统计数据口径的一个失误,为奥巴马打压亚裔孩子的大学录取背书,并试图制造谣言,污蔑AACE所领导的抗争是为了白人而非亚裔。此外,他们还毫无根据地声称亚裔的抗争导致了芝加哥等名校取消SAT等标准考试在大学录取中的要求。真相是这样的吗?下面我们将以数据和事实一一澄清。

一、关于AACE 引用哈佛数据的失误

在2015年撰写哈佛申诉书时,AACE使用了哈佛大学亚裔本科生在2006到2013年占注册本科学生人数中的比例(Enrollment Data, 申诉书第23页)。该数据显示,亚裔本科生在注册学生人数中的比例若干年内一直徘徊在14-18%之间。在我们申诉了哈佛大学之后,哈佛于2016年公布:其对亚裔学生的录取比例达到近22%。我们将两个统计口径整合比较,误认为SFFA起诉哈佛和AACE申诉哈佛的效果达到4-5%之高。

需要指出的是,AACE在今年春天之前一直是由有全职工作的义工组成,在工作之余为亚裔社区做事,十分忙碌,出现了未能精确对比统计数据口径的失误。但这是一个无辜的失误,我们无意误导大家,在此向亚裔社区诚挚道歉!我们以后在使用数据时会做慎重检查,以保证统计口径的一致。

但是,我们使用的一个失误并不能掩盖奥巴马大学录取政策的危害性。

二、到底是什么促进了哈佛大学对亚裔录取比例的提高?

这些谣言把哈佛提高对亚裔录取比例的成效归功于奥巴马的大学录取政策。那么,我们首先看看奥巴马大学录取政策是什么?

奥巴马政府在2011年颁布的大学录取政策名字叫做“关于在大学录取过程中志愿使用种族因素来实现多元化的政策指南(“Guidance on the Voluntary Use of Race to Achieve Diversity in Postsecondary Education” )。自1978年以来,为了约束大学在录取过程中侵蚀对宪法所赋予的人人平等的权益的侵蚀,美国最高法院对种族因素的使用进行严格的限制。1978年的判决严明禁止使用种族配额 (racial quota),2003年判决明确表示要将每个学生当作个体来评估,不得使用种族歧见(racial stereotype)和在使用种族因素时不得使用超高标准(higher standard)来过度伤害某一些族裔 。然而,奥巴马的大学录取政策并没有要求大学严格遵守这一系列使用种族因素时的限制条件, 反而指导大学在录取时尽量变通:例如录取所有高中的进入前百分比例的学生,重点录取某些少数族裔集中的学校,并以建立长期录取关系(Pipeline)等手段来推进大学的种族多元化。要知道:在奥巴马政策的种族平衡标准下,亚裔是被定位为在知名大学里被过度代表的(over-represented),其录取机会需要被限制。如果细读奥巴马政府的这项政策,还会以为它帮助了亚裔进入知名大学,那岂不是痴人说梦!

那么,是什么因素促进了哈佛对亚裔录取比例的提高呢?我们认为,这主要归功于哈佛所受到的社会和舆论压力。从2007年开始,知名学者Daniel Golden (2007), Thomas Espenshade (2009), Ron Unz (2012) 先后发表著作和文章,揭露藤校对亚裔的歧视行为。 其中最为震撼的就是Ron Unz在2012年发表的文章,指出藤校在事实上违法使用种族配额。从下图可以看到,从1991至2011年的20余年里,亚裔上大学适龄人口比例增加了一倍。在不使用种族因素的加州理工学院,亚裔孩子的入学比例与人口增长曲线基本平行。而包括哈佛在内的八个藤校,亚裔孩子入学比例居然在14-18%这么一个十分狭窄的区间摆动。如果这八所藤校真正把每个学生当做个体看待,不使用种族配额,这种现象在统计学角度是不可能发生的。

我们相信,这些歧视事实的披露给哈佛等大学造成了很大的社会压力。所以哈佛从2009年开始提高对亚裔孩子的录取比例。学生公平组织在2014年起诉哈佛,AACE在2015年申诉哈佛后,哈佛更是倍感巨大的社会压力,在近年内持续增加亚裔学生的录取比例。

另一个例子是普林斯顿大学,该校从2007年开始受到李简、王孜立等三位亚裔孩子的申诉,并因此受到美国教育部的调查。之后亚裔孩子的入学比例大幅度增加,并在2013年率先在八个藤校中达到20%的录取比例。

从这几组数据和我们对奥巴马大学录取政策的分析可以看出:知名学者对藤校歧视亚裔孩子的揭露和亚裔社区的抗争对哈佛和普林斯顿大学增加对亚裔孩子的录取比例起到了积极的正面作用。如果没有奥巴马搞种族平衡的政策从中作梗,这一增长步伐还会更快!

在此AACE特别强调,我们利用哈佛和普林斯顿的例子来呼吁亚裔社区参与我们的抗争,并不是那些造谣者所声称的揽功行为。在我们的若干次讲演中和宣传材料中,AACE从来没有把哈佛和普林斯顿大学提高对亚裔孩子的录取比例的功劳算在自己头上。我们认为SFFA起诉哈佛和三位亚裔孩子申诉普林斯顿同样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三、美国亚裔教育联盟是为白人抗争吗?

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进一步散布谣言,声称AACE支持平等教育权利是为白人抗争。对此,AACE明确申明:
• AACE从不认同也不追求种族之间在大学录取中的零和游戏,而是为亚裔孩子争取公平的权益。即在大学录取中与其他族裔的孩子受到同等的对待:美国所有大学都不能使用种族配额,种族岐见和更高的标准来歧视亚裔孩子。
• 一系列确凿证据(比如学术研究发数据,多位受害学生的申诉,很多前录取官员所披露的歧视事实)都表明亚裔孩子在大学录取中受歧视最深,远远高于白人孩子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这一现象更是在最近由SFFA提供的基于16万份学生申请档案的专家分析中得到了充分的证实。目前,亚裔孩子在名校的录取比例是低于合理水平的。虽然我们不以录取比例作为目标,我们的抗争在实效上就会把亚裔孩子在名校低于合理水平的录取比例提高到合理水平。
• 我们首先是为亚裔孩子的平等教育权益而抗争,当然在更高层面也是为机会平等这一美国梦的精神而抗争。

早在2007年,Daniel Golden在其普利策新闻奖著作《录取的价格》中就指出,美国名校从1993年来就在大学录取中实施了三重标准:第一高的是对亚裔,第二高的是白人,第三高的其他少数族裔。2009年,普林斯顿大学教授Espenshade及其助手Radford把这一多重标准量化,指出在其它条件相当的情况下,亚裔孩子为了进入美国名校,平均SAT成绩必须比白人高140分,比西裔高270分,比黑人高270分。就在最近,SFFA的模型表明,一个有25%几率进入哈佛的亚裔孩子,如果是白人,机会就增加到35%;如果是西裔,机会就提高到75%;如果是黑人,机会就提高到95%。下图是哈佛大学对各个不同族裔的录取率(某族裔录取人数在这一族裔总申请人数的比率)。无论在哪个分数段,亚裔孩子的录取率都是最低的。

就哈佛对亚裔孩子的录取比例来说,哈佛大学自己的模型表明,即使考虑了哈佛录取官员人为给亚裔孩子个人素质打的偏低分数,哈佛大学也应该录取26%的亚裔孩子。AACE在对哈佛的申诉书中说明,美国高中毕业生获得美国总统学者奖的评奖标准和哈佛大学所谓的“全面评估”很相近,除了成绩之外,还注重社区贡献,领导能力等多项指标。如果以此作为参考,哈佛对亚裔的录取比例明显偏低。

这些数据都充分说明,亚裔孩子在大学录取中受歧视最深,远高于白人孩子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哈佛对亚裔孩子的录取比例还远远低于其合理水平。AACE及其支持组织是把亚裔孩子的利益放在首位,为他们而抗争。

四、美国亚裔教育联盟只是为亚裔孩子上藤校抗争吗?

不少亚裔家长常常产生误解,认为美国亚裔教育联盟只是为亚裔孩子上藤校抗争。其实、AACE并没有把目标盯在哈佛和其他藤校。哈佛对亚裔的歧视只是冰川露出来的一角。令人愤慨的是,美国42个州的很多大学还在使用种族因素歧视亚裔孩子,尤其是那些亚裔孩子申请较多的一流大学。根据Inside Higher Education 2016年的一次问卷调查,42%的私立大学的录取官员和39%的公立大学的录取官员承认他们使用比其他族裔更高的标准来歧视亚裔孩子。所以AACE从2017年来开始推动大学录取政策改革,要求取缔奥巴马时期在大学录取大肆搞种族平衡的错误政策,并要求政府严格禁止大学在录取中使用种族配额和种族岐见等非法手段。我们十分高兴地看到,川普政府在今年七月采纳我们的政策建议。一旦这项新政策被忠实执行,亚裔孩子的大学录取环境在美国全国范围内将有重大的改善。

五、亚裔教育维权的抗争是否导致了美国名校在大学录取中取消SAT等标准考试?

前几天,芝加哥大学取消了SAT等标准考试作为申请的必要条件,这一下给那极个别寻找机会攻击AACE的人找到一个新的契机。他们造谣说,亚裔教育维权的抗争导致了美国名校在大学录取中取消SAT等标准考试,这样会使亚裔孩子在大学录取更加吃亏。AACE不应该抗争。亚裔应该做哑裔和顺民,像以前那样任人宰割就好了。真相是这样吗?

事实的真相是,从1984年Bates College 开始,美国大学就逐渐把对SAT等标准考试在录取中的必须要求变为选择性标准。这在《纽约时报》2013年的报道中有详细阐述。这一现象的产生远远早于2014年SFFA起诉哈佛,2015年AACE申诉哈佛三十年!后来,左翼政客为了掩盖其在非裔和西裔社区中小学教育政策的种种失策(例如纵容教师工会搞干好干不好都一样的大锅饭,不解决城市中心地区高犯罪、贩毒、单身家庭等一系列阻碍教育水平提高的问题),把目标对准了大学录取和标准考量。他们先是声称考试标准对低收入家庭有歧视,后来居然散步谬论称给每个学生同一份考题、同一个评分标准的标准考试有种族歧视!这些别有用心的政客的煽动性言论加快了大学取消SAT等标准化考试作为必须要求的进程。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在大学录取中搞非法的种族平衡。无论亚裔是否申诉哈佛,他们都会这样做。

2016年1月,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发表了一份题为《扭转潮流: 通过高校录取来激励关注他人和改善社会》的报告。该报告主张全美大学在录取过程做出重大改革,降低对学生学习成绩的要求,取消标准考试,并过度地提高道德贡献(义工等)在高校录取中的标准和分量。AACE随即发表政策声明,拒绝这一不合理的建议:“虽然亚裔教育联盟欢迎该报告中的一些建议,从整体看,我们认为哈佛所拟议的变化将显著降低美国教育的全球竞争力,损害美国的高科技工业和经济繁荣。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哈佛这一提议将大幅增加大学录取中的主观性和不透明度,亚裔家庭深感忧虑,恐怕成为这一新政策的最大受害者。”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虽然哈佛教育学院提出这一倡议,但它所建议的取消标准考试这一方案却被哈佛大学拒绝。其录取委员会主任William R. Fitzsimmons指出:虽然他支持这一倡议,但他不认为哈佛大学会降低对学生学业水平的要求。他认为哈佛大学近期内不会加入取消标准考试的队伍。由此可见取消标准考试这一建议的荒唐!

事实说明,美国大学为了搞种族平衡,取消SAT等标准考试的趋势由来已久,并不是亚裔抗争的结果。为了亚裔孩子获得公平和客观的对待,我们美国亚裔教育联盟对此进行了谴责,正是对这一倒行逆施的不良趋势抗争的骨干力量!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